Home | Office | Column | News | BBS | Library | Humor Return to Homepage
 
简单版面 | 完全版面
新闻首页

 

 

 

 

 



凯尔泰斯陷入“叛国声明”漩涡


“柏林人”凯尔泰斯:生日抒怀被“篡改”为叛国声明
  
  匈牙利作家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凯尔泰斯·伊姆雷日前的生日抒怀引发了其家乡人民的强烈争论。
  他所谓布达佩斯“完全巴尔干化”的评论,关于战后匈牙利文学一无是处的断语,对极右势力甚嚣尘上的指责,皆将自己送上了本国舆论的骇浪之峰。匈语媒体断章取义的报道则火上浇油。
  匈牙利文坛因此掀起了一场关于作家与国家、文学与政治、现实与历史的大讨论。
  凯尔泰斯在其八十大寿到来前对德国《世界报》发表了谈话。长居柏林的大作家盛赞了德国首都,并骄傲地自诩为柏林人,因为这是“世界上最具音乐色彩的城市”,而他的家乡布达佩斯已经“完全巴尔干化”了,乃至其祖国匈牙利的世风,也在过去十年间持续恶化。“极右分子和反犹派甚嚣尘上。匈牙利人的旧习,如伪善和压迫倾向,则更甚以往。”他说。
  他同时否认了自己和匈牙利文学的联系,称养育他的是欧洲文化。在20年前的那些年里,他从未读过任何一本得到国家认可的书。
  上述内容被匈牙利报章广泛译载,并在该国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匈牙利网络作者Marietta Le在“GlobalVoices”概述了本国多个文学blog对凯尔泰斯的严厉斥责。有人称:“每个光荣的匈牙利人都会认为,他是个丧家的流氓。”
  然而细心的双语读者很快发现,媒体对生日谈话的匈语翻译实在太过粗糙——“仿佛我国无人懂德语一样。”有些地方甚至断章取义,即使不是无事生非,亦属火上浇油。比如报载凯尔泰斯说:“别把我和匈牙利扯在一块儿。”读到这里,你必会认为凯尔泰斯连自己是匈牙利人都不承认了。实际上他指的不是国家,而是文学传统。
  谈到凯尔泰斯对战后几十年匈牙利文学的轻视,拉约什说:“我也认为匈牙利现代文学是个空白,后来才出现了凯尔泰斯·伊姆雷、纳达斯·彼得(Nádas Péter)和艾斯特哈兹·彼得(Esterházy Péter)。”作家伊万·山多尔(Iván Sándor)鼓励读者多读凯尔泰斯的书,而不要太受其生日谈话的影响:“也许读到他的小说或随笔,读者就会想:‘好了,伊姆雷,这才是你嘛!’”
  凯尔泰斯本人也做出了一些补救。他对匈牙利多瑙电视台表示,匈语媒体的翻译“完全篡改”了他的本意,看到那些译文时,他大为震惊。“当然了,我说了些批评性的话,可我的批评无意伤害国家和人民,我是出于善意。”他说,“我的批评被当成了叛国声明,可它们不是。如果我对匈牙利——我的祖国——还能派上些用场的话,我会非常高兴。”在节目中,80岁的凯尔泰斯一再强调,匈牙利是他的祖国,他生在匈牙利,是匈牙利公民,并且始终用匈牙利语写作。
  

2009-11-21 发布人: rouges |

阅读次数: 337  

M
E
N
U
T
I
T
L
E

1 电 脑 网 络
2 其 他 新 闻
3 作 家 动 态
4 文坛热讯
5 新小说资讯
6 文坛争鸣
7 作家访谈
+ 所 有 新 闻


作 家 动 态
凯尔泰斯陷入“叛国声明”漩涡
“追风筝的人”回喀布尔放风筝
郑渊洁近况
11
- 更多相关新闻 -


About Us | Email to us | Friend Link | User Manual | Modify Account Info | Logout